評論丨讓戶籍制度改革走向公共服務均等化的方向
2019-11-12 08:26:18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11月初,廣西印發《深化戶籍制度改革的若干規定》,提出全面放開城鎮落戶條件,取消參保、居住、就業年限等落戶限制。目前全國31個省份均已出臺戶籍制度改革相關意見。今年4月,國家發改委印發《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提出到2022年城市落戶限制逐步消除,到2035年城鄉有序流動的人口遷徙制度基本建立,自此以來,戶籍制度改革已經進入了新的關鍵期。

事實上,作為程序性工作的放開落戶條件,只是戶籍制度改革的手段,更重要的是加快實現城鎮基本公共服務常住人口全覆蓋,如此才能實質性地讓公民享受到平等和城市化帶來的利益,并與城市結為命運共同體,一心一意地為城市的建設和發展貢獻自身的力量,實現城市管理者與普通市民的雙贏,從而形成激勵相容的機制,一方面讓城市有不斷推進制度改革的動力,另一方面讓衡量現代化程度的重要指標——城市化率切切實實地攀升。

長期以來,戶籍改革之所以難,一個重要原因是,這不僅僅是一個“落戶”的問題,而是更深層次的與戶籍相關的權利和福利不平等的問題,這種不平等既造成落差和人們的不公平感,也損害了要素的自由流動和經濟效率。只有不斷縮小地區差距,實現不同地區、城市的協調發展,實現各地就業、住房、教育、醫療、社保等待遇的均等化,降低不同城市戶籍“含金量”的差異,才意味著徹底和成功的戶籍改革,讓戶籍制度回歸其登記人口居住狀況和流動信息的原始意義,實現人口有序遷徙的目標。

當然,也應該看到戶籍制度改革在現實中的推行難度,比如,必須考慮到不同城市的承載能力,以及近年來備受關注的霧霾、擁堵等“城市病”問題,忌急于求成,也忌不區分不同情況一刀切,而應該尊重現實條件和發展規律,并與行政體制改革、財稅改革等相關改革協調推進。特大城市面臨的人口壓力與資源挑戰迫切需要應對,改革需要量力而行;而中小城市有吸引和爭奪優秀人力資源的動力,所以應當享受更大的改革空間,賦予其更多的自主權。戶籍制度改革應該走既有原則性也有靈活性的道路,讓各地政府根據自身實際情況量身定制本地方案,由中央政府總體上把握方向并加以引導。

改革能否進一步順利進行的關鍵是能否激發地方政府的積極性。長期以來,戶籍改革存在著權利導向與行政導向兩種思路的競爭。平等和人口自由流動的價值觀給戶籍制度改革制造了壓力和動力,但現實中的戶籍改革方向和力度往往受城市管理者選擇的影響,而這種選擇背后通常主要是行政邏輯在起作用。比如近年來一些城市改革阻力的減小,主要就是因為戶籍人口的增多能為城市帶來實利,如增進房地產市場的繁榮。而要讓戶籍改革真正走向符合權利導向的公共服務均等化方向,而不只是地方政府的權宜之計,就必須激發地方政府的積極性,例如更好地平衡中央和地方在教育、醫療服務等方面的提供義務分配機制,免除地方的后顧之憂。

雖然戶籍改革是全民性質的改革,但所涉及的最大、最重要的群體是農民,而農民因力量及話語權弱小很有可能被忽視。進入城市的農民工及其家屬,在醫療、就業、教育、社會保障以及住房等方面并沒有真正享受到城鎮戶籍人口的待遇,因此必須建立和完善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的機制,目前中國有幾億農業轉移人口需要走這條道路,任務艱巨。而為了城鄉協調發展、共同繁榮的需要,也必須維護進城落戶農民的土地承包權、宅基地使用權、集體收益分配權等權益,支持引導其依法自愿有償轉讓上述權益。為了確保農業的穩定發展,還應該擴大農地承包經營權流轉范圍,進一步放寬對農地入市的限制,構建城鄉統一的建設用地市場,以實現農地的規模化經營,在推進戶籍改革和城鎮化的同時確保農業穩定和糧食安全。

戶籍制度改革是百年大計,只有拿出大刀闊斧的改革勇氣,才能不斷實質化地提升中國的城市化率,并實現到2050年鄉村全面振興的目標。

相關熱詞搜索:評論丨讓戶籍制度改革走向公共服務均等化的

上一篇:社論丨推進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確保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
下一篇:評論丨“雙十一”對中國經濟有三大促進作用

人人中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