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丨人民幣國際化要為實體經濟服務
2019-11-07 08:31:54   來源:   

11月6日,在第二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上,舉行了“人民幣國際化服務自貿試驗區建設”論壇。在論壇發言中,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陳雨露表示,人民幣國際化是一個市場驅動、水到渠成的自然過程。目前,人民幣國際化已經具備良好的基礎,前景廣闊。新時代人民幣國際化將在自貿區建設中發揮更大的作用。

2009年7月,上海和廣東省廣州、深圳、珠海、東莞等城市啟動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試點。這是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中的重要里程碑,距今已經10年。在這10年中,人民幣國際化獲得了非常大的進展,人民幣國際使用從貿易結算起步,拓展至全部經常項目,又拓展至資本項目。

根據央行發布的《人民幣國際化報告》,2018年,人民幣跨境收付金額合計15.85萬億元,占同期本外幣跨境收付總金額的比重為32.6%,創歷史新高。人民幣已連續8年成為中國第二大國際支付貨幣。在2010年,人民幣跨境收付金額才幾千億元。

根據SWIFT數據,截至2018年末,人民幣為全球第五大支付貨幣,占全球所有貨幣支付金額比重為2.07%,排名僅次于美元、歐元、英鎊、日元。IMF自2016年第四季度開始公布全球人民幣儲備資產,當季末,全球人民幣儲備資產為903億美元,占比為1.07%,排在第7位;到今年二季度末,全球人民幣儲備資產達到2176億美元,占比為1.97%,上升到第5位。

2018年,經常項目人民幣跨境收付金額合計5.11萬億元,凈流出0.99萬億元;資本項目下人民幣跨境收付金額合計10.75萬億元,是經常項目收付金額的兩倍多,凈流入1.13萬億元。在資本項目中,證券投資收付額占比59.3%,銀行間債券市場是人民幣回流的重要渠道,通過“滬港通”和“深港通”回流的人民幣也有近3000億元。由此可見,在跨境貿易中,人民幣受歡迎程度較高,同時,境外的人民幣也有一定的投資渠道。

人民幣國際使用的范圍越來越廣、規模越來越大,其基礎條件是中國經濟及貿易與投資的規模大,而且發展前景被看好。同時,人民幣匯率維持基本穩定,是人們敢于持有人民幣的信心來源。從跨境收付金額看,人民幣匯率穩定或升值的時期,也是人民幣國際化進展較快的時期。2015年8月以來,人民幣經歷了一波貶值,導致2016年和2017年人民幣跨境收付金額都是負增長。2018年人民幣呈現升值走勢,人民幣跨境收付金額又出現高增長,并且超過了2015年的水平。另外,一些金融開放措施——如“債券通”、“滬深港通”等——擴大了境外人民幣的投資范圍,也增強了人民幣對境外投資者的吸引力。

自貿試驗區是對外開放的前沿,應該在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中發揮重要作用,同時,也將從人民幣國際化中受益。一些人民幣國際化的政策,就是在自貿試驗區中率先推出,例如跨境雙向人民幣資金池,先在上海自貿區試點,然后在全國推行。

有人提出,自貿試驗區可以在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以及發展金融市場等兩個方面為人民幣國際化進行先行先試。在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啟動之初,就有不少人認為,為了推進人民幣國際化,應該實現資本項目自由兌換,至少是人民幣可自由兌換;同時,應該大力發展金融市場。他們指出,只有具備這兩個條件,才能增強非居民持有人民幣資產的意愿。目前我國資本項目開放的程度已經比較高,但對于居民境外投資、非居民投資境內資本市場仍然有限制。如果自貿試驗區采用“一線放開,二線管理”的方式,就可以在資本項目可兌換方面取得突破,即區內與境外之間人民幣可兌換,而對區內與區外境內的資金往來則實行一定的約束,這就實現了“風險隔離”。

這種方式能否真正實現“風險隔離”,自貿試驗區能否在資本項目可兌換方面先行先試,其實還需要更深入的研究和實踐。但我們在思考人民幣國際化的時候,似乎不應該僅限于如何擴大境外人民幣的投資渠道,也應該更多地考慮如何為實體經濟服務。在人民幣國際化的過程中,有三個原則需要遵循——服務實體經濟、風險可控、有序推動。我們不能為了加快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而過多考慮金融市場如何更加豐富、便利,因為這可能不利于服務實體經濟、風險可控目標的實現。

相關熱詞搜索:評論丨人民幣國際化要為實體經濟服務

上一篇:評論丨發展區塊鏈應重視開源治理經驗
下一篇:社論丨推進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確保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

人人中彩票app